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在线报名 | 报名热线:0371-67255555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

新年论坛丨2019中国经济将寻找新的中速增长平台

时间:2019-01-04来源:安博郑州志远 作者:时光盆栽 点击:

  梁雅慧  中央财经大学研究生

  要点

  2019年的宏观政策需要关注的重点在于提振内需,促进经济增长新旧动力的转换。这需要财政和货币政策的协调配合、积极引导,助力2019年中国经济逐步趋稳于新的增长平台。

  中美贸易摩擦引致的外部冲击和去杠杆宏观政策下的经济转型与内需收缩,是2018年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直接原因。从内部来看,2018年宏观政策强调去杠杆是控制宏观风险的必然选择。但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去杠杆政策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财政和货币双收紧的效果,客观上制约了内需的扩张:一方面,加强对地方政府债务的监查和清理力度,资金约束导致基建投资大幅下降;另一方面,清理影子银行业务、收缩表外融资,导致流动性收缩、内部融资条件紧张,进而使企业投资和居民消费增速明显放缓。从外部来看,中美贸易摩擦贯穿全年,是对2018年中国经济影响最大的外部冲击之一。虽然在出口抢跑和人民币汇率贬值的支撑下,2018年出口仍呈现一定的韧性,但贸易摩擦对中国经济的冲击已在2018年年底逐渐显现,外需承压。在内外因素的共同作用下,2018年中国经济增速呈现回落趋势。

  笔者认为,中美贸易摩擦在短期内得到全面化解的可能性不大,在新的国际和国内经济环境下,2019年宏观政策需要关注的重点在于提振内需,促进经济增长新旧动力的转换。这需要财政和货币政策的协调配合、积极引导,助力2019年中国经济逐步趋稳于新的增长平台。

  “三驾马车”动能减弱,经济面临下行压力

  从趋势上看,当前中国经济正处于新旧动能转换的阶段。过去作为经济增长主要拉动力量的基建和房地产投资的动能正在逐步减弱,传统经济增长模式需要转变,客观上需要促进新产业、新业态和新商业模式的发展:中国经济正从高速增长向中速增长的平台转移。在此趋势下,2019年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的传统动能将有所减弱。在双重因素叠加的压力下,2019年中国经济增速将进一步放缓。

  投资:房地产和制造业投资下行,基建投资将起一定的支撑作用

  政策调控持续,2019年房地产投资动力将减弱。2018年房地产投资全年依然保持了不错的增长,但是前期支撑房地产投资的部分条件已逐步弱化。第一,政策层面,棚户区改造是2017年以来拉动三、四线城市房地产销售增长的重要力量。而当前,棚改力度已明显减弱,部分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市场的交易量也随之回落。由于房地产销售对于投资具有领先性,预计2019年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投资将明显放缓。第二,库存方面,在供给侧改革的作用下,库存去化催生房地产商的拿地意愿,居高不下的土地购置费成为支撑2018年房地产投资高速增长的主要因素;但随着去库存进入后期,政策力度减弱,预计商品房库存将逐步增加,在限价政策的约束下,房地产市场投资的热度会显著下降。第三,资金方面,M1-M2增速的快速收敛指向房地产回款的恶化,近期的房地产信托价量齐升也反映了房地产商的融资缺口正在扩大,“预售-拿地-开工-再预售”的快循环模式将难以为继。最后,在购房意愿层面,受经济下行的影响,居民可支配收入减少,叠加当前中国居民杠杆率处于较高水平,以及房价也处于较高水平,未来居民通过加杠杆方式购房的空间有限。

  制造业投资在转型中呈现分化趋势。2018年,制造业投资表现亮眼;但从制造业企业投资意愿和能力来看,2019年制造业投资将面临转型中的分化。从具体的指标观察,PPI中枢下降,表明前期去库存带来的价格红利已逐步消逝,企业盈利水平下降,将导致部分企业投资意愿不足,并会逐步形成分化态势。

  基建投资将触底回升,对投资的拉动作用会逐步显现。作为逆周期调节的重要手段,面对经济下行的压力,通过扩大基建投资来为经济托底的必要性增强,预计2019年基建补短板的力度会继续加大,基建投资将触底回升。但要使基建投资对整体投资的拉动作用有明显提升,需要突破资金来源的约束。特别是地方政府受企业盈利和房地产投资下降的影响,税收收入和土地出让收入将面临下滑压力;同时,对地方政府债务的处置尚未进行明显调整,地方政府融资渠道仍会受限。因此,来年的基建投资力度要想大幅增加,就需要对政策做出较大幅度的调整,以突破资金面的约束。

  进出口:出口面临较大压力,政策利好进口增长

  受中美贸易摩擦和全球经济走弱的影响,2019年出口将进入下行通道。中美贸易摩擦仍是未来一段时间内影响中国经济的重要风险点,增加关税对出口的不利影响正在逐步显现。2018年11月份,出口增速已出现大幅下降;而贸易摩擦的不确定性导致的企业“出口抢跑”,可能已透支了2019年的部分出口空间。因此,2019年对美出口情况将不容乐观。此外,全球经济走弱将进一步加剧2019年的出口压力。IMF在最新公布的《世界经济展望》中,三年来首次下调了对全球和主要国家的经济增长预期。随着全球经济走软,预计外需难有起色。

  政策红利释放,利好2019年进口增长。降关税政策对进口的利好作用将在2019年集中体现。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习近平主席宣布,将进一步降低关税,提升通关便利化水平,削减进口环节的制度性成本。2018年11月1日起,1585个税种的进口关税正式降低,中国关税总水平由9.8%下调至7.5%。降低关税对进口的促进作用将在2019年得到集中体现。此外,从G20峰会上中美交涉的结果看,双方将重回谈判桌。如果贸易摩擦能得到缓解,中国将加大对美的进口力度。这与扩大内需的总政策基调是一致的。

  消费:前期不利因素有所释放,但制约消费增长的压力仍存

  汽车和房地产相关产品的销售是影响消费增长的关键。预计2019年汽车类消费对整体消费的拖累作用将减弱。前期取消汽车购置税优惠政策的影响将逐步消退,叠加新能源汽车购置补贴的延长,2019年汽车消费对整体消费的拖累作用将有所缓解。但制约消费增长的压力仍存:首先,受地产调控政策的影响,预计2019年商品房销售将有所回落,相应会给与房地产相关消费的家电、家具和建材类消费造成压力。其次,根据中国家庭金融的调查数据,获得棚改货币化资金的家庭,会将70%的资金用于消费、投资等其他用途。随着棚改货币化的持续走弱,三、四线城市居民消费增速将难以得到有效支持。

  不过,外部摩擦倒逼扩大内需政策加紧出台,将为消费发展提供新的增长空间。

  政策积极引导,助力经济趋稳于新的中速增长平台

  财政政策更加积极

  尽管存在资金方面的压力,但为了充分发挥为经济托底的逆周期调节作用,预计2019年财政政策会更加积极。

------分隔线----------------------------
栏目列表